失踪鸟口夜雀子

结课作业地狱中,朋友们一月底再见(挥泪)

【美丽喵】龙骑士待业中

时间:伊修加德刚刚改革,邪龙之影才被打倒不久。
埃斯蒂尼安选择了留下来守护伊修加德,没有出去浪,这样的背景

CP:艾默里克x埃斯蒂尼安
分级:NC-17
H程度:温和,中档
可能的雷点:主动的细腻一点的艾喵

————如避雷完毕,请放心使用————

(不要问我为什么伊修加德有电视机和薯片,不要。让我们忘记这个问题。感觉写得逆逆的,相信我这真的是美丽喵……)

埃斯蒂尼安胖了。
他靠在沙发上,捏了捏肚子上新进安家的一圈软肉,看了看手里的空了的薯片袋,若有所思。
僵持了几秒之后,他又撕开一包。
这是他平淡生活少有的乐趣了,尼德霍格火锅味薯片。
周末的总骑士长也很忙,虽然人在家里,但是公文们也跟着到了家里,只是换了个地方看罢了。
挂钟滴答地走着,电视屏幕上花花绿绿的人已经成为无意义的背景,他看了看钟,感觉时间差不多了。
艾默里克果然准时从他的小黑屋里出来了,一句话也不说,默默的坐在了他身边,将脸埋进他半长的白发汲取着他的气味。“很累了吧,刚刚改革的伊修加德事情可真多啊……吃薯片不?”埃斯蒂尼安向身边人递出一片薯片,却发现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,呼吸平稳。
“……”睡着了。看来艾默里克真的累坏了。龙骑士无奈地笑了笑,揉了揉好友的微卷的黑发,虽然指尖的薯片油还忘了擦。好友日夜勤恳地为伊修加德的改革而努力工作,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。尼德霍格已经死了,邪龙眷属也没什么动静,他自然也就……失业了。
他保持着这个姿势。壁炉的火焰发出哔卟的响动,艾默里克的呼吸弄得他脖子痒痒的,关掉了电视,寂静的深夜里只有壁炉若有若无的声音,一切温馨而美好,仿佛这里是荒芜宇宙的中心,只有这间屋子的存在。

他都困得在这里睡着了,还是把他抱到床上让他好好睡一觉吧。龙骑士微微挪动肩膀,终于打算站起来。

“埃斯蒂尼安……”艾默里克咕哝着,迷迷糊糊地蹭着龙骑士的脖子和脸颊,“不要走……埃斯蒂尼安……”他湿热的鼻息喷在龙骑士脖子和耳朵上,双臂紧紧环住了他精壮的腰身,又发出了一些黏糊糊的声音之后,再一次睡着了。
“……艾默里克……”龙骑士感到胸口有一杯桦木糖浆轻轻地晃动着,散发着粘稠的香气。“要睡觉就好好上床去睡,你起来。”艾默里克这是在撒娇吗?他又做了,怎样的梦呢。
在埃斯蒂尼安把他抱进房间的途中,艾默里克还是被弄醒了,他看了看指向一点的时针和堆了半个桌子的公文,最后还是决定,睡觉吧,工作明天再说。
“睡前要先洗澡,埃斯蒂尼安,这不是在野外了,你不能这么邋遢。”完全醒过来的艾默里克恢复了平时的样子,将龙骑士拽进了浴室,开始给他放洗澡水。他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,埃斯蒂尼安一把拉住他的手:“你刚刚梦到了什么?喊了我的名字,还叫我不要走。”
“什……”艾默里克有些惊讶,躲闪着龙骑士耿直的眼神,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埃斯蒂尼安将艾默里克圈在洗手台前,拨弄他被水汽沾湿的刘海,耐心等待着他的回答。他在他深蓝的眼睛里看到了白发凌乱,脸色微红的自己。胸口那杯桦木糖浆晃得很厉害,随时都要溢出来了。
“我梦到你悄无声息地走了,连我也没有告知。你去了我从没有去过的地方,那里有辽辽阔的荒原,布满结晶的湖泊,还有无边的绿草,连绵的群山,和温暖的海水……有我从未见过的庄严而美丽的建筑,长相奇妙的异族……你离开我,离开伊修加德,过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,我在雪原中等着你回来,年复一年,大雪纷飞。”
艾默里克的目光聚焦在某块瓷砖上,还是说出了那个梦境。他沉稳的,温柔的,缓慢地诉说着,但埃斯蒂尼安从他低沉的声线里感受到浓烈的思念与悲伤,就好像这些真的已经发生了,好像他真的离开了很久很久一样。
那杯桦木糖浆倾倒了,琥珀色的微甜浆液在龙骑士的心中蔓延。他吻住艾默里克浅色的唇,将他的诉说堵在喉咙里,变成低声的呜咽。他舔过骑士长的舌根和牙龈,唇舌的摩擦带来酥麻的电流,骑士长很快抢回了主动权,将龙骑士紧紧的箍在怀里,缠绵连续的吻让他几乎窒息。

完整版见微博长图

评论(5)

热度(61)